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全球資訊網:回首頁

:::

司法保護苗圃

隱形的翅膀~國安的天空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
  • 點閱次數:4814
隱形的翅膀~國安的天空 苗栗分會 楊學勇 前美國總統林肯曾經說過:『一個人四十歲之後,要為自己的長相負責。』意思是說臉是心的窗口,容貌美與醜,非以臉型決定。是在無意之自然間會滲在臉上,表現心胸之廣狹、品格之高低以及人生歷練之深淺,這才是美醜的關鍵因素。以上的觀點如果用在更生輔導人員的身上,當作是可否輔導的依據,實在是一項相當掙扎的人性考驗,尤其是資深的輔導人員在閱人無數後,其實早已練就一眼就可以精準判斷現在訪談的更生朋友是否真誠、可不可以幫忙、可不可以拉他一把;之後更是一一印證當時的判斷。但是再怎麼的專業及經驗豐富,也會有判斷失準的時候,為了減少針對外顯判斷失誤而影響到更生輔導工作,身為更生保護會專任人員的我經常告誡自己應該對人性本善多一點相信及對輔導工作多一點堅持,也因為這樣,人性的轉變往往讓人感到驚喜,後續的發展令人感到欣慰及自我肯定,因為有堅持,證明這樣做是對的。 98年4月天的中午,一位50多歲卻看起來有點年紀,拖著疲乏腳步的更生朋友(化名:國安)慢慢的走進更生保護會辦公室,有氣無力的表示自己剛出監,與前早已妻離異多年,家人只剩兄嫂且早就沒有聯絡了,出監至今寄居於朋友無水無電的簡陋小屋,因自身已有年齡又多病痛,尋無合適工作,希望更生保護會能夠協助收容或資助些許費用,好讓他可以先度點日子。更保同仁一聽,如此表述,果然是更生朋友一貫的用語,又是一個「要吃不討賺」的更生朋友,值班的志工朋友更直言又是來騙錢的。同仁只好耐著性子鼓勵國安應該要找個正當工作來做,不要不勞而獲,才能安定生活,建議立即請由就業服務機構來媒合工作,但國安似乎無意願而悄悄黯然離去。看著國安單薄身子的離去背影,心中竟然有點那麼的不忍,是不是應該給更生朋友一個公平機會來證明自己,於是追出去跟國安說:「要堅強!人生是自己的,記得有困難時要來找更生保護會。」國安苦笑不答的離開了。 隔沒幾天,國安又到辦公室來了,臉頰雙陷、寬鬆的衣服讓身子更顯單薄,接著輕聲的說:「楊先生,昨天在簡陋只有冷水的房舍洗澡時,放在脫下衣物中的皮夾被偷了,僅剩幾佰元也沒有了,現在連吃飯都成問題,可不可以幫助我?」我都尚未回應時,當時的值班志工已經在使眼色了,意思是教我小心不要太過心軟而上當。其實更生保護會同仁們對這樣的情景和對話都應該滿熟悉的,由剛開始的對他們的遭遇掬一把同情之淚,到目前熟悉到都可以幫他們訴說的荒誕故事往下接話,也不知道被更生朋友精湛的演技騙過幾回,心中早已築起一道道防護牆,但不知怎麼的有另外的聲音提醒自己人性應該有「善」的一面,那怕只是小小的一個善念,於是心中對人性的防護牆又一道道的拆卸下來。 早年混跡江湖,在苗栗一帶國安可不是一般小尾的混混,得意時帶的手下也有數十個,吃喝賭毒樣樣來,尤其吸毒是當時的地位表徵,因為口袋夠深吃得起,風光崢嶸的日子怎知在出事入監後一切都變了。國安第一次出監後因為年輕且體力尚足,又繼續「潦下去」,可是時代在變,出事機率似乎越來越高,國安在幾次進出監所,混得一次比一次不如,年紀大只能靠偷竊維生,這次50多歲的年紀出監,幾乎是呈現街友的狀態,國安自己都承認「歹路不通走」。 「拜託一下,可不可以讓我有一個地方可以住下來,可以把身體先養好,才有辦法活下去」,國安誠懇且再三的請託。可能對於國安這樣的「老客戶」仍有諸多存疑,當時其實已經心軟但仍要運用專業做一次人性的最後測試。對國安申請進入苗栗戒毒安置處所的請託先不置可否,只是淡定的請國安至有業務聯結的醫院做身體傳染病健康檢查並交代檢查報告繳回的期限,心裡想著如果他真的有心進入安置處所,就會接受建議再回來,心裡還真的期待著國安能真心改變意念將自己拉回確的道路上。 幾天過後,國安真的回來了,而且手中拿著體檢合格的報告前來,說真的,除了讓人跌破了眼鏡外,心中竟然多了莫明的感動,因為很少看到「VIP客戶」(註:經常光臨且持續保持互動的個案)更生人會這麼努力的通過測試,遂立即協助聯繫床位並安排入村接受收容安置輔導。過了幾個月接受安置收容戒毒及全人宗教輔導後,直覺國安氣色變好了也長胖了,感覺就像換了個人似的。晨曦會村主任就多次表示國安不會因為自己年齡較大而倚老賣老,雖然聖經看不太懂(只有國小畢業)但工作很認真很能融入團體,對其他學員也願意用老大哥過來人經驗來勸導,表現可圈可點。國安每一次看到苗栗分會人員總是一直稱謝,感謝更保讓他重生,因為他無健保,連生病門診費用都由更保預先替他預備好了,國安露出缺了牙靦腆的笑容。 正值一切皆導入正常,國安也一直在生命的過程中努力成長,卻收到了一張刑事傳票,細問之下竟然是他五年前為了錢配合人蛇集團到國外辦理假結婚之事件,因為當時的主嫌落網而供出當時參與的人員,國安就是其中的一位。國安表示以前的他一定會百般藉口盡全力為自己脫罪,但進入晨曦會改信基督教後立即認罪,判刑八個月確定,入監執行前表示會在監所行傳道路,因為他相信這是上帝對他的另一項考驗及付予的任務。其實更生保護會同仁對國安再度入監,對當時的致力協助和關懷有點灰心,直覺認人不清,直到幾個月後國安從監所寄信過來表示感謝,並且沒有忘記當時入監的承諾~勸人戒毒行傳道路,雖然,獄友都說他是『怪咖』,但他仍然不以為意的堅持著自己勸善的路線。 八個月後國安出監再度由更保協調晨曦會苗栗輔導村無條件的接回村裡暫時安置,但國安心中卻一直盤旋著監所同房當老闆的獄友所告知在新竹峨眉有一項水產養殖事業要讓他接手而顯得心神不寧,縱使村主任及更保人員都說那是假的,他仍確信堅持完全不聽勸告;這次他讓我們再度感到失望。後來,因為多位獄友陸續出監,一直在找那位所謂的大老闆而無任何消息,那地方也根本無水產養殖業,國安才死心並認錯,也答應三個月後轉往台北職訓中途之家,這時候更保看得出來國安長期無親人關懷和連繫,早已忘記親情,此時的失落如果配合家庭支持服務方案的協助,也許可以喚醒國安對親情渴望。 其實國安接受家庭支持服務方案前雖不排斥,但早也預告無效果,因為唯一關心他的哥哥及兄嫂,20多年來早已對他失望到底了,他也知道他的人生不值得有人會為他關心,他的表現又再次讓更保顯得輔導無功。輔導三個月後,國安到台北中途之家接受教會系統職能訓練並安排工作的機會。 沒多久國安無法接受該教會系統部份學員虛偽的言行而離開,其實多年來的勸導教誨已深植在他的內心世界並且已開始發酵,就像一雙隱形的翅膀,已經準備好展翅飛翔。於是他毅然離開並且靠自身努力獲得三軍總醫院外包清潔公司的錄用,儘管當時他已經58歲了。也因為他的努力讓人忘了他的深烙的更生臉孔;認真清掃了大半年的廁所令主管印象深刻,一年半後靠自身努力由完全不懂英文單字到完成97個小時照顧服務員職業訓練,更獲醫院主管賞識而晉升為護理師助理職務,每月有四萬多元的薪資足以讓他自立更生。他自豪的表示他的工作除了照顧病人更要帶領其他照顧服務員專注在工作上,努力更是責無旁貸,更保第一次感受到國安真心改變的喜悅。 如果光是因工作努力而較穩定實不足以證明國安的真誠改變,因為當時的家庭支持服務方案深植進入他的內心,加上有了工作多了份自信,國安終於提起勇氣與老哥哥及嫂嫂密集的連絡上並經常「回家」吃飯敍舊聊天;回到曾經被列為不受歡迎及趕出的這個家,心中百感交集,常人認為稀鬆平常的事,他卻要花20多年的時間來修築這條回家的路,更生保護會有了真心感動及祝福的喜悅。 無論工作再繁忙,國安仍堅持想為更生保護會做點事的意念,因為經常掛在他口中的話語就是”沒有更生保護會,就沒有今天的國安”。故一直請託給他機會回饋及現身說法,希望能夠以自身滿紙荒唐事的慘痛經驗來喚醒一直深陷沉迷的苗栗看守所受刑人。去年6月和12 月及今年3月國安接受更生保護會的邀請排開所有工作來到苗栗看守所入監現身說法,對著台下戒毒專班的工場收容人說:「某排的第3個及另外一排的第5個…,我們都是以前一起混的老朋友了,其中有一位同學我還曾投靠您家住了一陣子…,現在我站在這裡,不會笑你們,你們也不用羨慕我或不相信我,我曾經那麼壞,慘到差一點變街友或職業獄友,但我沒有;我今天站在這裡無非希望以後由你們站上來告訴其他人自己改變了,而且更希望這樣的循環一直延續下去影響更多人。」國安用自己的慘痛人生代價正一點一滴的喚醒迷途的更生朋友,而且表示只要更生保護會有需要的時候,還會一直做下去。 常有更生輔導老師在分享他們輔導的某些個案中提及不管運用多麼多的愛心、耐心及資源和輔導技巧,但個案始終無法改變或改變的動力甚少,實在是令人氣餒。這時候,我們總是會跟更生輔導老師說:「其實您的愛心關懷他們都有感受到;您說的話他們都有聽進去的,只是他們現在他們還未能消化及轉化昇華,那一天他們如果會改變,可能就是因為您的那一個關懷舉動或那一句話影響了他們。」更生保護會的陪伴鼓勵加上國安自己用了7年的時間抺去以往灰暗人生,喚回了最真誠的自己,也負責了自己的下半生歲月,甚至有了下半輩子人生的伴侶預計今年底結婚。有這樣好的輔導結果,每每讓自己加油打氣不少,也更堅信人性總有善的一面,只要我們願意多做一點,就可以幫助他們揮動隱形的翅膀,展開飛翔更有著藍天相伴。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