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律時事專欄

  • 資料發布日期:102/03/05

「刀鋒戰士」殺人乎?誤殺乎?

「刀鋒戰士」殺人乎?誤殺乎?
葉雪鵬(曾任最高法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
一年一度的二月十四日西洋情人節,原是一個充滿愛的浪漫日子,今年可不一樣,一大早就傳出人稱「刀鋒戰士」的南非殘障運動健將皮斯托里斯在自己的莊園豪宅中,持防身的自動手槍連開四槍,殺死名模女友的慘劇而震驚全球。
開槍殺人的皮斯托里斯自幼沒有雙腳,是穿著刀形義肢短跑者,在殘障奧運中大放異彩,先後奪得2008年殘障奧運100、200、400公尺短跑與2012年400公尺接力賽的金牌,成為體壇的風雲人物,目前仍是這項運動100、200、400公尺世界記錄的保持人。
被皮斯托里斯槍殺的三十歲名模女友麗娃,在南非也是光芒四射的名女人,不但貌美身材好,還擁有法律學位,曾經被一家雜誌兩度選為全球百大最性感的女人之一,拍過不少廣告與節目,正當事業如日中天,前途一片大好的時候,竟然死在情人男友的槍下,讓不少傾慕的「粉絲」痛惜不已!
皮斯托里斯在第一時間向到場的警方陳述,承認是他開的槍,但否認是故意殺害女友,他說所以會對著浴室開槍,是誤以為有竊賊闖入屋內,躲進浴室這才開槍。稍後又有報導:皮斯托里斯的律師魯斯,向各界宣讀了皮斯托里斯宣誓書面證詞指出:十三日晚間十點過後不久,他與麗娃就寢,半夜在漆黑中醒來,以為有人侵入浴室,沒穿義肢就朝浴室奔去。先喊叫麗娃報警,接著便對浴室開了幾槍,後來察覺麗娃不在床上,才穿上義肢想踢開浴室的門未果,最後用球棒將門擊破,發現麗娃中槍倒在血泊中,立即抱她下樓,「她在我懷中死去!」言詞之間,透露出深愛麗娃,不會蓄意去殺她。不過檢方掌握的證據是同社區的居民表示:當天半夜二時許,就聽到皮斯托里斯住宅中傳出尖叫、咆哮、及男女爭吵聲,三許時才聽到槍聲。
另外英國的《太陽報》報導:警方在皮斯托里斯的臥房中發現麗娃當晚攜去的ipad手機,查出其中留有麗娃另一男友南非橄欖球國手侯嘉,案發當晚曾傳簡訊給麗娃。有人揣測這項簡訊,是引起兩人激烈口角的主因,導致皮斯托里斯因醋意而心生殺機。
目前皮斯托里斯已被檢方指控預謀殺人向當地法院起訴,法官以檢方未能證明他有潛逃可能,以及證人的證言反覆,警方蒐證輕率的理由,在上月二十二日裁定,以南非幣一百萬元交保。看樣子檢辯雙方對於皮斯托里斯是否存心殺害麗娃或是誤殺?將有一段長時間的法庭攻防戰要打。讀者想要獲知這離奇命案的結果,還得付出時間耐心等候!
皮斯托里斯的殺人案件,如果換成在我國境內發生,適用我國法律來審理,會不會出現殺人者所說:「誤殺」的結果?這裡根據我國法律的相關規定先來探討,讓讀者明瞭未來審判的重點。
殺人,是我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所定的犯罪,條文共有三項,第一項是殺人罪,犯罪的要件很簡單,只有「殺人」兩個字,不問使用什麼方法,只要將人殺死,犯罪即告成立。法定本刑是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第二項是殺人未遂的犯罪,也就是已經著手殺人,但沒有殺死。是要依據殺人罪來處罰,不過可以減輕其刑。第三項是預備殺人,也就是準備將人殺害,還沒有達到著手殺人的階段,就被查獲。這罪的法定本刑是二年以下有期徒刑。這些犯罪,原則上都是故意犯,至於過失犯,則必須《刑法》有特別規定,才會受到處罰。
殺人的被告如果在我國法庭上說自己不是故意殺人,只是誤殺。主要目的當然是想擺脫殺人重罪的刑責,將焦點轉移到誤殺的較輕罪名上,讓自己少坐幾年牢!不過誤殺要有要件,不是空口說說就成立。
「誤殺」在我國《刑法》的法條中是找不出這個罪名的,所以不是一個法律名詞。殺人行為真的不是故意,在刑法中另有處罰的法條,那就是第二百七十六條第一項的過失殺人罪,可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新臺幣六萬元以下的罰金。這與殺人罪的刑責相較,真不可以道里計!
被告在法官面前說出「誤殺」這兩個字,就是陳述一段法律事實,也就是說承認自己有殺人事實,只是殺害麗娃則不是殺人當時的本意。這種說詞在我國的《刑事訴訟法》上稱作「自白」,屬於供述證據的一種,是法官可以用在斷罪科刑的證據,至於是不是如皮斯托里斯所說殺錯了人,這就得憑法官運用經驗法則來判斷證據,認定事實來適用法律了!
我們局外人從新聞報導的案情來看這件案件,內情並不繁雜,沒有什麼撲朔迷離使人難解之處。皮斯托里斯持槍殺害了麗娃,是連他自己都不爭執的事實,雖然他說所以會對著浴室開槍,是知道浴室內有人,誤認這人是竊賊,結果被殺害的卻是自己心愛的女友。這就發生我國《刑法》中故意殺人或過失殺人的問題。
什麼是故意?《刑法》第十三條有立法的詮釋,其中第一項規定:「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故意。」學理上稱這種「明知」的故意為直接故意。另外第二項所定:「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以故意論。」則為間接故意。《刑法》規定的殺人罪,所保護的是人的生命法益,明知浴室內有人,縱誤認是竊賊入侵,但入侵的竊賊既然是人,他的生命就也要受到法律的保障。身為房屋主人的皮斯托里斯沒有權利可以剝奪竊賊的生命,浴室面積不大,人在裡面是無法躲過亂射的子彈。明知開槍會使浴室內的人會發生死亡的結果,仍然對內開槍亂射,結果使自己的女友喪生,也不違背開槍當時殺人的本意,所以有殺人的間接故意,依法是故意殺人,辯為誤殺似乎有些勉強!
(本文登載日期為102年3月5日,文中所援引之相關法規如有變動,仍請注意依最新之法規為準)

  • 最後更新日期:105/01/07
  • 點閱次數: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