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全球資訊網:回首頁

:::

司法保護苗圃

更生人的故事—更生晨曦工作坊~愛、關懷、重塑生命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
  • 點閱次數:3687
更生晨曦工作坊~愛、關懷、重塑生命

~生命無毒 更生有情 美味香腸 與您有約~

    走進屏東輔導所的職輔技訓中心,可以看見七、八位工作人員正在那裡忙碌,他們戴著白色工作帽、白口罩,穿著白上衣、白雨鞋,身上圍著廚房用的白圍裙,如果不看他們手臂上的刺青,乍看之下就像哪個食品研發公司的技術工作人員。
    屏東輔導所是更生保護會與基督教晨曦會合作的戒癮單位,為了幫助戒癮弟兄在戒毒、戒酒之後,能夠培養適應社會的職場倫理與良好工作態度,並學得一技之長,開始推展職業技術訓練的課程,並且成立更生晨曦工作坊。
    經過一年的磨合和推展,屏東輔導所的更生晨曦工作坊,在今年四月已經開始正式運作,推出的第一個產品是「更生晨曦香腸」。
    輔導所的牧師私下給它取名叫「無毒香腸」,一是整個製作過程強調健康、衛生、不添加色素和防腐劑;二是這是一群「不再吸毒」的弟兄所製做的。

人物側寫~九條好漢在一班

    目前更生晨曦工作坊有九位工作人員。負責工作坊生活管理的是吳○雙傳道,他是曾經吸毒的過來人,戒毒成功至今已經十二年,如今與他可愛的太太在屏東輔導所幫助和陪伴這群戒毒、戒酒的更生朋友。(他們夫妻的故事詳載於晨曦會出版的「家人吸毒怎麼辦」)

    宏志是屏東輔導所的員工,在工作坊裡負責教導學員製作香腸。宏志有二十幾年豬肉販售和相關產品製作的工作經驗,由他在工作坊擔任「總教頭」最恰當不過了。
    回想過往荒唐的歲月,宏志也是不堪回首。交友廣闊的他,在朋友影響和自己好奇心的驅使之下,開始接觸毒品,從起初吸食海洛因,到後來找不到血管可以注射海洛因。
    為了找錢買毒品,他偷了母親的金銀首飾典當變賣,變賣所得全花在購買毒品上;雖然滿足了毒癮,卻換來生命更大的空虛、羞愧,以及家人的傷痛不解,妻子的心也因此被傷透了,並且下定決心要離他而去。
    沒想到,已經簽下離婚協議書的宏志,卻在幾天後因為長期注射毒品導致蜂窩性組織炎住院,仍然深愛著他的妻子不忍此時棄他而不顧。在這期間,宏志在妻子和家人的哀求之下,下定決心要戒除毒癮,重新找回生命的價值和尊嚴。
    於是到了北部一個戒毒機構住了一段時間,後來為了建立更紮實的生命根基,他來到了晨曦會,在晨曦會戒毒期滿二年之後,為了幫助受毒品挾制的朋友脫離毒鈎,並協助培養一技之長;去年三月宏志從晨曦會的苗栗村被調至屏東輔導所,參與晨曦工作坊的籌措和規劃。
    戒除毒癮已經屆滿五年,以前家人害怕他回家,現在希望他多放幾天假。
    在屏東輔導所,宏志不只在生命上有了更多的歷練,在應對進退上也有很大的調整和進步, 此時他更成為我們工作坊的靈魂人物之一。
    其他七位工作人員(學員),個個都是曾經坐過牢的更生弟兄。

    聖智也是屏東輔導所的員工,在工作坊負責總務行政方面的業務。他年幼時跟著父親從金門搬到台灣,從小就不愛讀書,喜歡到處遊玩。長大後跟著父親一起從事玻璃工作,認真努力的學習,略有一些經驗和成就,賺了一些錢,也交了一些朋友。後來他的好朋友吸毒,進而影響他也開始使用海洛因,並且因毒品案件被移送軍監服刑。退役回到社會後,他忍不住又去找過去的朋友,沒有多久又開始吸毒、成癮、潦倒,終致越陷越深,無法自拔,最後甚至必須和交往十年多的女友分手。
    在聖智生不如死、身心俱疲的情況下,經過朋友的介紹,到晨曦會接受福音戒毒的幫助。在晨曦會湖口村接受輔導期間,他忍受著戒斷症狀的身心煎熬,同時也經歷了許多老師和志工愛的祈禱、鼓勵和陪伴。
    從他走進晨曦會到如今,六年過去了,雖然失去的已經喚不回,但他卻找到了對自己最有意義的生活方式,就是回過頭來幫助這些戒酒、戒毒的朋友。從擔任晨曦會辦公室的總務同工起,到目前成為屏東輔導所主任所信任的工作伙伴,聖智的成熟和忠心是大家共同稱許的。

    阿勇是第一個報名工作坊的學員。阿勇從25歲開始吸食安非他命、海洛因等毒品多年,從民國82年開始就因毒品等罪在好幾個監獄服刑。出獄不久後仍吸食毒品,導致家庭破裂,親友信任盡失。幾次想了結生命,卻下不了手。
    經由朋友介紹到晨曦會戒毒,在前年八月屏東輔導所重新收容個案時,他被推薦來到這裡,是屏東輔導所最元老的學員。他在晨曦會戒除毒癮,前後已經有二年七個月的時間,他在所內的學習很用心,經常省思自己的錯誤與缺失,對於過去和惡習也有很深的悔改。幾次放假回去探親,都有非常好的表現,他的穩定和成長,讓大家很放心。
    阿勇因為曾經從事豬肉方面的工作,很熟悉肉類細部的分解處理,所以在工作坊的學習得心應手,也做得很有成就感。他是我們工作坊不可多得的好幫手。
    最讓人感到欣慰的是,阿勇的妻子回來了!目前因為沒有把握阿勇不會再犯,所以還處於離婚狀態;我們鼓勵阿勇要給妻子多一點時間,同時也承諾有一天會陪著他去提親,然後在屏東輔導所舉辦結婚感恩禮拜。

    阿雄是晨曦會台東村轉介過來的學員,他接受戒毒輔導已經超過一年半以上。阿雄十五歲就因為好奇心而接觸毒品,從早期的紅中、白板(口服鎮定劑)、速賜康(注射劑)到後來也染上了海洛因。十八歲因為吸毒而犯案,一直到了四十三歲仍然脫離不了毒品的控制,曾三次被判處在獄中戒治和服刑。
    他吸了又戒,戒了又吸,即便戒毒的心願很強,但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長期吸食毒品的結果,造成他精神分裂,妻子也離他而去。
    後來,家人不捨阿雄長期沉溺於毒品的殘害,強烈要求阿雄到晨曦會接受毒癮戒治。
    來到晨曦會,他從懷疑到相信,從觀望到參與,對於信仰給與他的幫助是肯定與感恩的,若非信仰的力量,阿雄自認為無法脫離毒品的綑綁與挾制,更不可能成為新造的人。
    如今參加工作坊的職輔技訓課程,他希望能藉此機會學得一技之長,並且進一步調整自己的個性,建立正確的工作觀念與做事態度。
    阿雄是個話不多的人,但他在工作坊和信仰上都非常用心學習。他仔細的觀察,專心的聆聽,凡事規規矩矩的按著次序做。給人的觀感是沉著穩重,不會心浮氣躁,內心有深刻的思想。

    阿益是工作坊的老大哥,今年已經62歲。他一生受酒精綑綁甚深,喝酒喝到毀掉了自己的餐飲事業、毀掉了前途、毀掉了家庭和健康。甚至四次入監服刑,都是因為喝酒鬧事和打人。
    他多次坐牢和戒酒,但只要回到社會,一遇到不順利,就馬上借酒澆愁、因酒鬧事。
    在晨曦會劉民和牧師的勸導下,他重新回到晨曦會苗栗村戒酒。一年半過去了,他有所醒悟,自知勝不過外面的誘惑和試探。也因此,他謙卑下來了,希望透過工作坊的技訓,有更長時間的「正常生活」和「習慣養成」;同時可以有一些微薄津貼的收入,如此他就不必再接受他人的資助,甚至可以存一點錢回饋為他付出的人。
    留在工作坊,相信阿益的生命會像他的毛筆字一樣,越練越好!

    進入工作坊不到兩星期的阿生阿智,都是上個月在屏東輔導所住滿一年半。他們有許多的共同點,兩位都有原住民的血統,成長過程比較坎坷,從小都在複雜的環境中成長。阿生被收養後在私娼寮長大、阿智從小被隔代教養,身邊都有一大群人在喝酒、酗酒,導致他們年少時就開始喝酒。
    他們都被酒害得很慘,阿智上次入獄是因喝酒誤事而被告詐欺,目前未定案的官司也是因酒醉而造成對方嚴重的傷害。阿生加上吸強力膠,一路走下來更是跌跌撞撞,司法關了三趟,軍中關了一趟,還被移送軍事管訓。
    阿智出獄後,他忍不住再喝,喝到流落街頭、無處可去;於是他尋求教會的幫助,教會的牧師陪著他來到晨曦會,後來被安排到屏東輔導所戒酒。現在阿智身上已經沒有流浪漢的味道,他也比較有勇氣面對官司的結果和等候執行。我們期許他,生命中不再有流浪漢的味道,而是被基督愛的馨香所充滿。

    阿生今年五十歲了,走過許多戒酒、戒毒的單位,再次回到晨曦會尋求幫助,這次總算定下心來,他苦笑著說:「五十歲了,感謝上帝和晨曦會還願意給我機會,希望現在改變不會太晚!」前幾天,我發自內心的讚許他:「我太太和我都發現你的氣色越來越好,心情和氣質上也有很大的轉變。相信您一定下了不少功夫!」的確,已經有一段時間不再聽到阿生抱怨,也沒再看到他生氣的樣子;反而,比較多的時候,看見他在跑步、讀書、寫筆記,或是一大早,跪在自己或隋牧師的房間,和牧師一起禱告。

    阿漢五月中才在屏東輔導所住滿一年半,在屏東輔導所邱主任的鼓勵下,應徵進入工作坊,成為團隊中最新的學員。
    阿漢年輕時在餐廳廚房工作一段時間,也學到一身好手藝。可惜後來又回到黑社會與兄弟們交往,導致吸毒犯案和逃兵,因此在軍中被移送離島的管訓班。後來監獄就好像他的第二個家,前後進出監獄六、七趟,在獄中度過十年多的歲月。過程中,還因為擁槍自重並威脅、搶劫毒販,因此被密報而裁定流氓感訓,移送到岩灣技訓所。
    有一天,他對自己無法擺脫毒癮而深感絕望,過量注射海洛因之後,醒過來時,人就躺在急診室。睜開眼睛,看到的是老邁而疲憊的父親守候在他身旁,他忍不住流下淚水,他聽見父親說:「去戒毒好不好?」他點頭答應,因此透過晨曦會的輔導部轉介來到屏東輔導所。
    剛到屏東輔導所,因為對信仰課程的排斥、對環境的約束和限制產生了極大的反感,他的心情全寫在臉上。他說他第三天就忍不住要走人了,但想到這一走就會更傷父親和家人的心,為了「在這裡住一天,父母就會放心一天」,他咬著牙告訴自己至少也要撐上幾個月,
    沒想到一年半過去了,他從排斥到接受,從封閉到敞開,從冷漠到熱情。更沒想到他去年十月,成為屏東輔導所第一位透過受洗公開見證信仰的人。
    上個月他期滿放假回去,久未謀面的親友都說他「變了整個人似的」。最讓親友讚嘆的是,阿漢已經連菸、酒都完全不沾了。
    最近有機會帶著阿漢和弟兄們到監獄去作見證,當阿漢述說上帝在他身上的奇妙作為時,我忍不住在心裡說:神啊,實在是祢自己做成的!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