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全球資訊網:回首頁

:::

司法保護苗圃

馨生人的故事-破繭而出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
  • 點閱次數:1575

破繭而出

    2004年2月3號大年初三,ㄧ個永遠停留在腦海中的時間。那一天一如往昔,晚上11點下班後,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租賃的小屋,看見大門微掩,心裡在想這個不負責任的男人,真的懶惰到連個門都不肯關好嗎?孩子在屋裡睡覺!多危險啊!進屋裡沒見著人,打了通電話給他,沒有接聽,洗了澡,再打一次,這次手機裡卻傳來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對方告訴我,先生出了車禍,目前送往榮民醫院,我問他傷勢重不重,要不要緊?對方只是淡淡回了一句「你最好快過來看看」。
    穿上外套,出了門剌骨的寒風迎面而來,打了個哆嗦,心中一股不祥的預兆油然而生,邊發抖邊騎,一股腦衝進急診室,詢問之後,才知道他已經被送進停屍間的冰櫃裡了。那一刻,腦中一片空白,沒有哭也沒有掉眼淚,撥了娘家及婆家的電話,通知了在打工上夜班的大女兒,我整個人就這樣傻傻地坐在急診室的椅子上,等到大伙兒趕過來,院方人員要帶我到太平間時,剎那間我整個癱掉了,任由女兒及小叔拖著我往停屍間走去,見到了那個讓我又愛又恨的男人,他已經是冰冷的屍體,沒有任何明顯外傷,但是左腳已經斷成了四截,此刻的我放聲痛哭,一遍又一遍地的問為什麼是我?為什麼肇事者要逃走?為什麼當下不下車救他,任由他躺在寒風中斷氣?更慘的事是,當天早上九點與檢察官會同相驗完遺體後,一通電話就像晴天霹靂般襲捲而來,一個親如兄弟般的朋友竟然來要債,更可悲的是先生當天是去他家聊天,出了他們家巷口就被撞死了。
    爾後,調解、開庭、躲避暴力討債集團的追討,接二連三的事,讓我不知如何是好.我怨!我恨!老天爺為什麼把這麼多的苦難一下子全部加諸在我身上,我一個孤苦的女人帶著兩個女兒,在先生的家裡沒有任何人願意伸出援手幫忙的情況下,使我深刻體會到何謂孤兒寡母,在當時肇事者根本拿不出半毛錢來賠償,先生本身又沒有任何商業保險,我連喪葬費用都無力負擔,後來還是善良熱心的三伯先借給我應急。事發後第七天我只請了一個法師引魂,用最最簡單最莊嚴的方式陪他走完人生最後一程,當他被推入火葬場焚化爐的那一刻,我再也掉不出一滴眼淚。
    幾次的調解後,我知道對方根本無力賠償,強求無益,此時心中有個聲音不斷的告訴我「放下吧!放下吧!放過別人也等於放過自己,心中有怨的人,不會快樂」,目前的要務是把兩個乖巧的女兒好好撫養長大。於是我選擇原諒對方當庭和解,在一次等待開庭的過程中,我看到了“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的海報,回到家就馬上打電話到協會去,並且約了時間,親自去拜訪周幹事俊良,一個有著陽光般燦爛笑容,又很樂意助人的男孩。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接觸,我感受到這是個溫暖的團體,在那兒我看到許許多多與我境遇雷同的個案,每個人都有個人所必須承受的磨難,也看到了人性最堅強的一面;協會更透過許許多多不同的方式例如去旅遊,心靈成長課程、歌唱比賽、第二專長學習,各式各樣活動帶領著這些被害者以及家人勇敢走出傷痛 ,揮別過去陰霾. 同時在俊良及許多好兄弟姐妹的鼓勵之下,轉而將自己的心路歷程分享給許多朋友,進而可以幫助更多被害人,當個快樂的志工。
    7年過去了,我存著感恩惜福的心,一步一腳印走過來,如今大女兒已完成大學學業,有份穩定工作;小女兒則在準備考試,想要往音樂方面發展.而我目前與人合夥經營一家小小的川菜海鮮餐館,日子雖平淡但很充實,感謝這一路來陪我走過的父母親、家人及朋友,也盼望自己將來有更多的能力回饋社會,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正如馨生的生命美麗且燦爛。(本文作者朱○○現為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嘉義分會志工)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