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全球資訊網:回首頁

:::

原住民法律手冊

第六篇 耕作觸法案件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
  • 點閱次數:3796

第六篇 耕作觸法案件

從教堂走出來,就看到國雄國良兩兄弟已經坐在外面小店門口聊天,桌上擺著幾個啤酒跟小菜,天氣真是熱極,這鬼天氣簡直是要人命,有的時候上帝也真愛開玩笑,我們住在山上已經很辛苦了,還要用這種天氣來折磨人,頂著火熱的太陽走過去,兩兄弟已經笑盈盈的招著手,嘿嘿!果然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患難之交』,阿浪心裡想著,便加快腳步走過去。
   「唉!天氣真是熱呀,你們怎麼那麼快就來了。」猛灌了一口冰涼的啤酒,還來不及抹淨嘴巴,阿浪便吐出這句話,兩兄弟相視而笑。「天氣太熱了,傳道還沒有說散會,我們就先『阿門』了,反正剛剛吃小菜前還有禱告,上帝會原諒我們的。」國良這小子還是不改愛開玩笑的個性,幾個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中,就屬他年紀最小,但也最多鬼點子,常常到處惹事,仗著家中有三個兄弟,又有一群年齡相仿的年輕人為伴,倒也都平順無事,退伍之後,由於還沒找到工作,便在家裡協助大哥種田,雖然覺得有點大才小用,畢竟是山上少數有高工畢業的年輕人,但也能認真工作,不會令家人煩惱。
   「嘿!你們家的玉米都收的差不多了吧,今年的價錢還不錯呢!可以多喝兩口了。」國雄說著:『我們家還好有三個兄弟,動作會比較快一點,你們如果需要幫忙,不要客氣,儘管說啊。』會啦!會啦!我家也收的差不多了,謝謝你的好心喔!國雄不愧是三兄弟老大,既穩重又樂於助人,難怪大家都肯服氣,儼然這群朋友的首領。
   「有一件事情我們想跟你商量。」國良望了大哥一眼,便開口跟阿浪說:「你們家的土地不是靠近河邊的地方嗎!我們想跟你合作,可以在旁邊種一點西瓜、檳榔,那個價錢比較好喔!而且我們三兄弟可以一起幫忙,這樣工作一起來就更快了。」「可是那邊不是我們家的地,我不知道是誰的地呢」阿浪不安的說著「萬一被人家說我們偷別人的地來用怎麼辦」國雄笑著接話:「放心!這幾年來我們從來沒看過有人在那邊種田對不對,那是沒有人的土地啦!我看起來有三甲多喔,因為就在你們家的地旁邊,所以我們才來問你,不然我們早就去用了呢!」「對呀!再加上你們家的土地,我看可以有五甲那麼大,這樣的面積可以種不少的東西喔!我們算過了,你跟你妹妹兩個人,我們三兄弟一起合作,到時候賺錢了,扣掉本錢你們分一半,我們兄弟分一半,反正土地是你家的,我們可以吃虧一點。」阿浪有點心動。「那怎麼好意思,我們家只有一個男的,我妹妹工作又比不上我們,怎麼好意思分一半呢!」「唉呀唉呀!這是應該的啦,地是你們的,你當然是老闆,我們可以拿多少錢,還要你答應呢!不要不好意思。」阿浪看看兩兄弟說的那麼誠懇,這幾年死守那不到兩甲的玉米田又實在賺不了幾個錢,常常還要利用間時出外去釘板模、作水泥工,現在有一個那麼好的機會,又不是要賣土地,搞不好自己的土地還會變大呢,有這麼好的事,當然不能放過,想想這個主意如果真的實理,那會大大的改善家裡的經濟,小妹也可以風光的嫁出去,家裡的房子、想了好久的DT、音響……,都可以一一實現,不禁露出了笑容。國雄看到了這個情景,知道阿浪已經同意,立即邀大家一起舉杯。
   「我們都是一起長大的好兄弟,都不是外人,雖然我們國慶不在,但是他知道了一定也很高興,今天就舉杯慶祝我們創業成功、萬歲。」
   「嘿嘿!我二哥也沒有閒著,你看,他不是正在說服你妹妹嗎!」阿浪一回頭,便見妹妹小麗跟國慶親密的走過來,面對小戀人一直受村人的肯定,阿浪也很喜國慶的為人,早就默許妹妹的選擇,這下更不再擔心了,舉起杯大聲:「來!乾杯!祝我們成功。」
   「唉唷!大哥,你又再喝酒了,小心我跟大嫂說喔!」小麗望見哥哥,便撒了個驕。「你敢說,我就馬上把你嫁出去!」哈哈哈,所有人聽到了都不禁大笑,尤其是國慶笑的特別開心。
   望著推土機逐漸推平已收割過的田地,阿浪心中還真有點不捨,慢慢的一個好大的平土地逐漸成形,這幾天,從整地、推平、鋪沙,忙了快要半個月,現在一壟壟的西瓜田畝漸漸展現在眼前,動作快的國慶已經拉著小麗在靠山壁的地方種上檳榔,沒有整地之前,還不知道這塊地有那麼大、那麼平,這足足有六甲嘛!還沒整地之前這塊地恰好位於河邊的山坡地上,平常村人都會到這附近戲水,村民的自來水也多半從這附近接回去,不過還好,那些水管都沒有被施工的車子弄壞,也省得被罵了。
   「阿浪,晚上帶你妹妹來我們家,我們來商量一下工作分配的事喔!」國雄遠遠的喊阿浪,把他從出神的幻想拉回現實,「沒問題,晚上見。」 剛吃過晚餐,阿浪便帶著小麗騎車來到楊家,三兄弟已經在屋外涼亭乘涼,看到阿浪來了,便立刻招呼,阿浪也老實不客氣的坐下來就拿起杯子先乾為敬。「我說呀!我們現在整地整的差不多了,過幾天就可以買西苗來插,趁著河水還有很大,引水來灌,大約三個月就可以開始結果了。」國雄計算著種植的時程,似乎美麗的夢境就要實現。「嗯!那麼又有得忙了,以前收了玉米之後,我還要去作鐵工,現在繼續留在家裡,收入應該會更多,真謝謝你們想到的這個賺錢的方法。」阿浪衷心的說著,「別太客氣啦!辛苦的日子就要來了呢!」國良笑著跟他說,「來啦!還有很多啤酒,先喝再說吧!」說到「喝」這個字,大家都變得非常有精神,就這樣地你一杯、我一杯,不知不覺地喝到了深夜。
   之後的幾個禮拜,幾個年輕人都很努力的在新修成的西瓜園工作,插苗、施肥、灌水、除蟲、蓋塑膠布,簡直就像把活力都奉獻在這片土地上一樣,將所有的希望放在這充滿希望的新土地,而土地也似有靈性一般的回報他們,沒有多久,原本光禿禿遍是砂土的河邊坡地,逐漸爬滿了漂亮的瓜藤,有了成果出現,大家更賣力的照顧這片土地,生怕有了什麼意外,那希望就沒了。但是上帝似乎總會照顧勤奮工作的人,正如預期的時間,西瓜園開始吐蕊,沒有多久,一顆顆圓滾滾漂亮的西瓜便一個個出現在沙地上,再等不了多久,就可以開始收第一批的瓜子了。
   「哥!這幾天會有颱風呢!我們的西瓜怎麼辦,要不要先收割啊。」一邊 吃著晚餐,一邊看著電視的氣象報告,小麗緊張的問著阿浪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就是騎著機車跑到楊家,碰巧國雄也正要出門,一門之下,才了解水正是西瓜的大忌,國雄正要往西瓜田去巡視,見到阿浪過來,兩人便一同往田裡出發。「我們的瓜田沒有問題吧!」阿浪不安的問著,「放心吧,我們的瓜田很安全,不會有事的,再過幾天就可以採收了,沒有問題的,放心好了。」看了一遍瓜園後,國雄拍拍阿浪的背,令他覺得放心了許多,一起到小吃店吃了一點滷味,喝了點稻綠,二人就安心的各自回家了。
   「謝英浪先生!謝英浪先生在不在?」一連串的敲門聲令阿浪從被窩裡爬出來,看看屋外管區警察小張跟幾個生面孔的警察正在喊著自己的名字,立刻穿了衣服走出來,颱風剛過,地上還有不少的垃圾樹葉,並叫老婆出來打掃,一個沒見過的警察說話了,「你就是謝英浪先生嗎?」「是的,我就是,有什麼事嗎?」「請你跟我們走一趟派出所,我們有問題要問你。」滿臉狐疑的阿浪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只得跟老婆交待兩句話就跟著出門去了,一到了派出所楊家三兄弟已經到齊,他們也是不曉得發生什麼大事,正小聲的互相交談著。「你們曉得昨夜發生了什麼事嗎?」為首的一名警官開口問到,幾個年輕人相互對看,都搖搖頭表示不知情。「昨天中度颱風過境,造成溪水暴漲,沖走了下游好幾間房子,由於這裡從來不曾發生類似的事件,我們延著河岸調查,發現謝先生,你非法利用山坡地,並且使用侵佔河川地,阻礙河川行水,形成大量雨水宣洩不通,造成大禍。」警官接著說「我們根據調查,知道你們在河川地共同非法種植西瓜作物,所以一併請楊先生們一起過來。」「那我們的瓜田呢?」小張接著說「河水就是在沖壞你們的瓜田後,挾著大量的泥沙宣洩而下,才造成大禍的,我們是發現河水夾雜大量的瓜藤瓜果,才會造成的河水宣洩不及的原因,都是你們惹的禍。」阿浪突然一愣,「那你們的意思是……」「沒錯,你們違法濫作的土地,跟你家原本的土地,都在這次水災中被完全沖毀了,我們會報請重新測量,確定剩餘的面積,至於你們違法的部份,我們就要移送法辦了。
   聽到這個消息,所有人都像木頭人一樣呆在原地,新房子、DT、音響、妹妹的嫁妝,突然,所有的夢想都離人好遠好遠了。

法律問題

謝英浪究竟犯了什麼法律?

法律解析

答: 本題「阿浪」占用河川地種植西瓜,除了有前面所提到的刑法竊佔罪的處罰以外,另外依水利法第七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主管機關為保護水道,在行水區內禁止種植等足以妨礙水流的行為,違反時,依該法第九十二條之一規定,除通知限期回復原狀等外,處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因而損害他人權益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四千元以上二萬元以下罰金;致生公共危險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金,處罰也是相當重的。「阿浪」沒有注意到這個法律問題的嚴重性,隨便就在河川地種西瓜,造成不可收拾的後果,想必是始料不及。

我們的叮嚀

  河川地是讓河流通過的管道,如果被佔據種植農作物,則河川地縮小,河流通道受阻,無處宣洩,自然容易發生洪水氾濫,大自然的反撲力量是相當可怕的,土石流的威力想必大家都印象深刻,讓我們維持河道的通暢,清除不必要的淤積物,而不是佔用耕種,給自己帶來危機。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