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全球資訊網:回首頁

:::

消費者保護(登載內容係資料交流,不代表本部意見)

解決血汗護理虛晃一招,衛署慷全民之慨只「肥」到醫院!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
  • 點閱次數:5942
A護士:「我個人在加護病房工作,規定每位護理人員只能照顧1~2名病患,但問題是護理人手一直缺額,如果病人有緊急的狀況出現就會很難應付。其他單位也是,我任職的教學醫院總是說會補齊人力,可是一年多來始終沒有增加。」 「因為人手不足大家的工作就更繁重了,最近新聞一直報導好像有補助經費什麼的,但我的薪資並沒有因此而調整;同事們也都很辛苦,有人真的上班到一半去打點滴,還有一位同事該月輪到上大夜班,結果中途懷孕,有天晚上很不舒服,雖然院方規定懷孕了就不能上大夜班,可是一時之間也找不到代班的人,她到班後真的沒辦法工作,家又不在台北,只好躺在醫院的沙發上......。」 B護士:「醫院雖然有招募新進的護理人員,但沒有用,因為離職的人數永遠比進來的人數多,最讓我無法忍受的是,只要我這個單位的人手稍微穩定,就會有人被調去支援其他人手不足的單位,如此一來休假根本就不會正常,而且突然要去照料不熟悉的科別病症,身心都很緊張。」 「我們就算生病了也不能臨時請假,有一次我休假4天去南部玩,結果同事上班時間不舒服一直吐,我就從南部被Call回來工作;還有一次也是休假中,但院方為了醫院評鑑把大家叫回去上課。排班有時候也很不正常,譬如大家30日早上8點才下班,結果31日早上8點又要去上班,精神狀況不好的情形下,給錯藥的事情不是沒發生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上是消基會訪談在職護理人員所得的真實情形。近來「血汗醫院積欠護理人員休假、下班記錄也造假」、「護士人力嚴重不足、打點滴還要硬撐上班」的議題在社會上引起廣大的討論,為解決護士荒、改善工作環境,行政院衛生署(以下稱衛生署)自98年起至100年,共編列近27億的專款用予增加護士的報酬(98年8.3億、99年編列8.3億、100年編列10億元用於提升住院護理照護品質方案);今年又編列20億元,其中7.5億用於新增護理人員、12億用於通過評鑑的醫院之住院護理費加成、0.5億用於提升品質指標。 *護理人力增加有限、醫院「一毛不拔」! 消基會日前向衛生署索取相關資料,依回覆的內容,各級醫院100年間月平均護理人員總計比99年間增加1.92%、共1,709人(請見附件表一)。 以100年衛生署共編列10億元的金額、用於提升住院護士的待遇或增加人員來計算,平均分配予1,709人,每人每年約分得58萬5千元、相當月薪約4萬9千元,算是比一般護理人員略高的薪資水準,等於100年增加護士的薪資幾乎全由補助的專款支付。而醫院部門以人口增加、老化等因素為由,表示醫療需求增加,因而每年要求提高總額預算,但預算提高後卻未用於增加醫院護理人員,難怪血汗醫院的護理生態絲毫未有改善,合理嗎? 再來看健保總額內醫院部門總額的經費,依健保局提供的資料,從98年至100年的醫院總額呈現逐年增漲的趨勢,分別較前一年度增加4.8%、3.6%、3.5%,今年則較去年成長4.768%。總金額相較於前一年度98年增加146億元、99年增加114億元,100年增加116億元,3年總共增加376億元,以門住診費用比例為45:55來計算,住診費用3年來即增加206億元,作為醫療服務量增加之預算。(請見附件表二) 問題是,對照前述99年、100年增加之護理人員,幾乎是由提升護理照護品質專案的專款全額支付,醫院竟不願拿出分毫來改善護理人員的勞動條件、或者增加護理人員。照原有人員配置,即盡賺其增加之預算,遭護理界指稱有醫院拿去蓋大樓,這樣的血汗醫院,衛生署難道不需要管一管?現今101年又比100年增加了161億元,是否也會是同樣的結果? *衛生署不要求醫院補足護理人員,卻要再編預算因應,又是消費者買單! 從前述說明可以得知,衛生署逐年增加醫院總額預算,醫院即應適度增加人員,但醫院卻未合理增加護理人員,導致護理人員工作負擔增加,而醫院則盡賺其錢。 衛生署身為主管機關本應立即命醫院限期改善、補足人力,卻迄今未見有積極作為,署長竟還表示要編預算來解決,無疑是要消費者買單。難怪衛生署希望行政院核定將102年醫院協定總額上限放寬到9%,此種未對症下藥、只會圖利醫院、跟消費者要錢的作法,102年的健保會恐怕必須面對保費調漲的關卡。 *護病比嚴重失衡、小護士不過勞也難! 根據中華民國護理師公會全聯會(以下稱護理師公會)指出,衛生署專案的經費並沒有實質回饋到護理人員身上,根據該會統計資料顯示,國內的護士白天1個人要照顧8~13位病患、小夜班10~20位,大夜班更慘,往往要照顧20~30位病患(請見附件表三)!由此可見,當前醫療現場的病護比已經嚴重失衡,護士不堪工作超時、負荷量大,流失率更形加劇造成惡性循環。 從護理人員的招募情形也可看出現況之惡劣。護理師公會於101年3月間進行一項護理人員招募現況的調查,在回覆的138家醫院中,共有125家表示「有護理人員招募困難問題」、比例達90.58%;其中更有76家醫院表示「非常困難」,大致來看目前各醫院護理人員的缺額率達7.2%,推估全台護理人員的缺額超過7,000名以上。 目前國內領有護士執照的人數約23萬多人、仍在執業的卻僅有13萬人,顯見招募困難的原因是來自勞動條件的惡劣,具有執照的護理人員,對於醫院病床照護已失去信心及耐心!更令人質疑,衛生署近3年的補助經費沒有發生預期的效果,醫院只會賺錢卻幾乎沒有增加人手! *護士不堪負荷、病患權益也堪虞! 護士的工作是救人、照護患者,但在一連串血汗醫院的事件爆發之後,社會各界才知道,原來護士的工時長期不合理,往往在精神以及體力狀態都已相當疲憊的情形下,仍要持續堅守崗位。但如此一來,不僅是對護士身心的戕害、也對病患的照護品質構成威脅。 國內外文獻均有相關研究指出,當護理師人力不足時,患者的感染率以及意外發生率都有上升的趨勢。例如,英國的調查顯示(Rafferty, et al.,2006),當一名護理人員照顧的病人數達12.4至14.3人時,住院病人因術後合併症而死亡的機率將大為提高,國內外類似的調查統計資料也不少。(相關內容請見附件表四) *消基會呼籲 近年來醫護人員勞動條件惡劣遭壓榨的事件頻傳,監察院於4月中旬通過對行政院、衛生署以及勞委會的糾正案,不久後還有護士投書美國CNN電視指控台灣護士的工作環境已進入黑暗期。顯見台灣護理人力的現況確實有問題,如果再不能有效解決,只怕有更多的白衣天使終將逃離亟需有人照看的生老病死病房、轉往賺錢多又不必值夜班的醫美科別或乾脆離開護理界到夜市,以免日後遭到爆肝的厄運,南丁格爾的光環也在逐漸退去。 未來,只怕願意投入護理工作的人將愈來愈稀少、醫療照護品質也將更形走下坡,日前已有部分醫院因為招聘不到護理人員,減少一成左右的病床數,遭民間團體批評醫院只縮減健保床,勢必壓迫患者轉往自費病床,但衛生署不是年年專款撥付經費用以增加護理人力?結果醫院又以護理人手不足為由關健保床,實在讓社會大眾不能接受。有鑑於此,消基會提出以下呼籲: 1. 衛生署應公布住院護理人員缺額較多的大型醫院前10名 我國健保制度施行16年以來,總額不斷擴增,迄今每年均達5,000億以上,其中醫院部門101年的總額又比100年增加了161億,但醫院部門並不認為改善護理人力失衡現象的經費,需由醫院部門的總額來支付,衛生署乃再動用20億來鼓勵醫院增加護理人手與護理費加成。消基會希望,各醫院可確實將經費用於改善護理人員在工作條件上面臨的困境,而不是多了一筆錢卻任意支配、挪為他用,衛生署慷全民之慨結果只是「肥」到醫院,護理人力與病患的權益卻都沒有改善的話,對護理人員、病患相當不公平。因此,衛生署應公布住院護理人員不足的10大醫學中心與區域醫院,列為重點觀察目標。 2. 衛生署應即責成住院護理人員不足的醫院,限期補足 健保醫院部門年年增加逾百億以上的總額預算,且近3年均有提升住院護理人員照護品質之專案預算,結果醫院只顧賺錢,未依法補足護理人員,衛生署站在主管機關的立場,為了護理人員、病患權益,應即刻限期醫院改進、補足人力。無法改進者,給予降級或懲處。若衛生署偏袒醫院,消基會將請監察院調查糾彈。 3. 專款補助應查核,並按季公布,未達效果即應停止補助 為因應各界對護理人員勞動條件苛刻的躂伐聲浪,衛生署今年又投入了20億元,但是否可以杜絕長久以來「專款沒有專用」的弊端?如果過往投入的經費飽受被醫院挪為他用的攻擊,今年的20億難保不會重蹈覆轍!消基會呼籲衛生署,為了整體醫療環境的提升、讓病患享有安心的照護環境、護理人員保有合理的工作條件,務必確保經費的用途並查核各醫院的落實情況,並公布查核情形,如未達成效就該停止補助。 * 總結 衛生署前署長楊志良教授日前出書提到:「綜觀人類歷史,從來沒有一個社會像現在的台灣一樣,在沒有戰爭、沒有重大傳染病、沒有饑荒及經濟大恐慌的情況下,不婚、不生、不養、不活以及沒有前景.....」,楊教授認為台灣社會正在面臨快速的解體:「光是想像這個垂垂老矣的台灣,滿街都是老人......,就讓我心驚不已」! 楊教授先天下之憂而憂的精神令人感佩,消基會更憂慮的則是,在健全的社會組成結構尚未崩壞之前,只怕我們的醫療體系已經先崩壞了!護理人力的失衡只是冰山一角,內、外、婦、兒科醫師的流失(近3年已調高支付標準,但醫師仍然無感,又肥到醫院),也將成為醫療環境的地雷區,不知何時會引爆,而且可預期的,就在不久之後的將來。 馬總統日前曾公開表示:「絕不會犧牲醫護來成就健保」!總統也提到衛生署已成立專案小組研擬醫護是否可受到勞基法的保障。消基會認為,醫護人員固然應該有合理的工作權益,但健保制度的穩定也不可偏廢:「絕不會犧牲健保來成就醫界財團」才是當務之急。多年來衛生署對藥價黑洞等醫療浪費迄今仍無法有效解決,破除血汗醫院的費用又要編預算由消費者買單,最後肥了醫院,導致衛生署只是醫院的衛生署、不是全民的衛生署。在有心之士大聲疾呼要多生小孩、減緩高齡社會的衝擊之際,必然需要健全的醫療體系來配合,衛生署實在應該趕快「醒一醒」、痛定思痛興利除弊,否則,年輕人要去哪裡生小孩、年長者又何以終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