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犯罪問題焦點

  • 資料發布日期:91/07/04

邊緣少年八家將的省思

邊緣少年八家將的省思                謝瑤偉

震驚社會的少年殺人命案再度被媒體報導,一名國中生遭到七名少年計誘殺害,將屍體放入塑膠桶內,灌入混凝土,企圖丟進淡水河棄屍,事後並向死者家長勒索金錢。兇嫌與被害人彼此之間不是好友就是同學,甚至與被害人還有姻親關係。民眾對於這件駭人聽聞的「小孩綁架小孩」,手法殘暴的殺人棄屍勒索案件,驚駭之餘,更多的恐怕是痛心與不解。表面上這些少年犯罪動機就是為了找錢享樂,於是他們所認識的「肥羊」朋友,就成了「索錢」的對象。但是仔細探究為什麼彼等會用這麼凶殘的方式解決一個他們也認識的朋友,問題可就非常複雜,除少年本身的問題外,家庭、學校及社會都脫不了干係。調查發現,這起泯滅人性的殺人棄屍案之少年七名嫌犯當中,有少年是國中中輟生,且是八家將成員,使八家將與邊緣少年問題再次浮現出來。
八家將原是廟會陣頭演出的民俗之一,是迎神活動的重頭戲,但近年來卻發現為藏污納垢、地方不良份子聚集參與的活動,甚至是中輟學生收容所,行為偏差在學青少年廝混的地方。八家將成為不良青少年廝混組幫,甚至與犯罪牽連,讓人不得不正視其背後所帶來的少年非行問題。
隨著台灣經濟發展,社會經濟價值更迭,擺盪於學校與社會間的邊緣少年,未成年、沒有學歷、沒有技術,再也沒有任何一群人,比這群孩子在就業市場的處境更「尷尬」。近年來,他們在成人世界找到賺錢、安身立命的生存方式,也就是從民間信仰對「陣頭」的需求中,找到經濟來源與生存方式,於是邊緣少年與民間信仰中的八家將之類的「陣頭」相遇,邊緣產業與邊緣少年緊密結合。雖然並不是跳八家將的孩子都有問題,也不是所有家將團都有黑道色彩,但確實有不少家將團帶著邊緣少年走上偏鋒。
為何八家將會吸引這些邊緣少年?研究指出,跳八家將除好玩外,有裝備很威風。許多人認為,現實社會中的失落少年,在廟會活動中,化身為莊嚴、威風的八家將,得到另一種滿足與肯定。這些邊緣少年平常可能是流氓,但扮八家將時等於是執法者。跳八家將的孩子,考試考不好,被家人放棄,是社會底層的結合,所以他們聚在一起,只有扮成八家將時,才會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而家將團也提供邊緣少年歸屬敢與認同感。當叛逆的邊緣少年選擇在社會與校園間遊蕩或乾脆拒絕學校,一旦選擇離開學校生活,如果不進入邊緣或地下產業,似乎只能失業,而誰來面對這些底層少年的經濟需求與就業問題。其實參加八家將等民俗技藝活動絕對是正面的,尤其是那些正統的陣團,從青少年的身心發展而言,透過八家將是可以鼓舞活力、向善與健身。但據了解,大多數陣頭團隊往往找青少年加入,加入成員後通常會「刺青」,表示屬於某地方的八家將的成員;久而久之,「地方」變成「地盤」,官方又沒有法源依據可以明確的管理或輔導,結果造成治安的盲點,基此,如何管理這些陣頭團隊,使民俗組織活動不致演變成地方治安盲點才是重點。另按槍砲彈藥管制條例所稱刀械,係以同條例第四條第三款所列舉以及其他經內政部查禁非供正當使用,具有殺傷力之刀械為限。惟過去發生青少年曾攜帶以八家將迎神時所用的各式各樣的法器,當作尋仇鬥毆的工具,由於所持得法器相當銳利,又具有殺傷力,是否應將其列入該條例管制的範疇,亦是有關單位應審慎檢討的課題。
一名國中慘死在七名少年同伴的手中,是受害者的悲劇,又何嘗不是加害者的悲劇?我們對於日漸增多、情節日漸嚴重複雜的青少年問題,豈能視而不見,相當比例的青少年有過離家出走的經驗,為數不少的父母疏於親職,甚或將自身受到的社會壓力發洩於孩子身上,家庭暴力、棄養、凌虐等事件亦是反覆上演。因之,有關部門應有一套完整的家庭政策,從立法建制等基礎工作來整合性的、治本性的處理我國少年犯罪問題,諸如制定「家庭教育法」,明定國家對家長與家長對子女的養育責任,國家對家長強化親職教育的責任、與如何有效實施家庭教育之制度與政策。
研究指出邊緣少年暴力犯罪問題,受到社會學習的影響甚鉅。換言之,我國當前的社會價值觀錯亂,對於少年犯罪確有推波助瀾的催化效果。因之,道德教育的提倡,在今日愈惡化的我國少年犯罪而言,絕非八股的教育教條,相反的是一種不可忽視的重要策略。犯罪學者蔡德輝教授於「中輟學生的輔導與服務方式」文中指出,邊緣少年犯罪個案多數有著不愉快的學校經驗或曾中途輟學,早已是不爭的事實,所浮現的教育失敗危機只是冰山一角,如果「把中輟學生找回來」只是把早已在主流教育體系中,歷盡滄桑的學生找回到使他自我挫敗的地方,則不僅無益於改變他偏差行為,反而像是去點燃炸彈的引信,促使其內心鬱積的憤怒一觸即發。因之,如何以革新性的思維與開創造性的作法,將中輟學生找回來且把心留住,同樣是關心青少年問題的社會各界人士共同努力的目標。
各界發抒「社會生病了」的感慨,我們沉痛呼籲注意青少年問題,不是把青少年族群本身當作一個「問題」來看待,而是強調應重視造成今日青少年身心壓力、行為偏差的社會問題和教育問題的根源。

參考文獻
一、天下雜誌八十八年十月第二二一期「檳榔西施與八家將的世界」。
二、中時電子報八十七年九月十日「拿神明來使壞怪只怪無法可管」。
三、中時電子報八十七年九月十二日「八家將的孩子不應變壞」。
四、中央日報八十九年九月二十七日社論「少年犯罪日趨惡化深值重視」。
五、「中輟學生的服務與輔導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八十八年五月二十二日,中華民國青少年兒童福利學會印製。
六、聯合報八十九年九月二十一日社論「今天忽視,明天一定後悔:正視青少年問題」。

附件下載

  • 最後更新日期:94/11/29
  • 點閱次數:8056